中国建筑业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
2021年09月23日  星期四

建筑师提供图纸、还是建筑?

时间:2017年10月31日        来源:建筑时报         作者:王宏海

看到这个题目,中国的建筑师或设计院长们,会觉得问题很幼稚。当然是图纸呀!建筑?那是施工方的事,设计方管设计,施工方按图施工嘛。

那什么是建筑师(设计院)的产品?当然是图纸啊。

那业主又是要什么呢?是要图纸、要模型吗……显然,业主找建筑师(设计院)要的是建筑,能挡风避雨的建筑。只是,中国的建筑师(设计院)们习惯提供图纸,而且是对材料、建造细则等内容约定不深的图纸。

在西方国家,业主找到建筑师,沟通条件和诉求、交代预算后,一般来说,就可以等着(建筑师)把他想象中的建筑交到他手中。在中国古代(其实也不古,几十年前就是),或在中国民间建造传统民居,一直也都是这样。只是,我们的建筑师叫做工匠师,唐时叫做“梓人”。建筑师张雷把他们的作品叫做“非建筑师建筑”,而张雷这里所说的建筑师作品,是建筑,不是图纸。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引进、照搬了苏联体制和技术标准,各部委、省市均成立了自己的设计院和施工企业,完成本系统、本省市范围各类工程的设计、施工。在当时的体制分工中,那时的设计院对“国家”负责,主要承担设计和“技术经济”控制工作,后者其实就包括造价控制。1990年代以来“设计院”体制终结,设计单位变成了真正的智力型企业,但其经营范围仍延续以前的业务,即靠“卖图纸”为生。

1992年以前的图纸,一般都标注或部分标注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的生产厂家名称,供业主方和施工方参考。当时笔者在设计院做电气设计,在1992年夏季某一天,单位组织学习政策文件,说“部里”规定,今后图纸不允许标注或推荐生产厂家。由于开关、照明灯具等产品各厂家型号规格不同,若不注明,则很难完整表达设计意图,部分水暖器材也是这样,因此设备室意见最大。就这样,为了限制部分设计人员拿“回扣”、“信息费”,一刀切下去,设计人员从此就丧失了“懂材料”的权力,相应也没有了懂材料、懂造价的义务;加之随后推行的工程监理、造价咨询、招标代理等制度,就逐步把设计服务以专业化的名义“碎片化”了;再后来,装饰、园林、智能化等细分行业的快速发展;在房地产市场持续需求的刺激下,甲方盯在设计院催图;设计招标中的低价中标(系错误套用施工招标原则)……在这些因素的合并作用下,设计院出图能省就省,设计人员不爱下工地、不愿画详图,乐于“画杠杠,吹泡泡”——细部及专业工程多注明“详见二次深化设计”、“由专业单位另行设计”。如此恶性循环,设计企业就逐渐丧失了深化设计、全过程服务、材料顾问、工程顾问等“图纸变建筑”的能力。

1998年施行的《建筑法》,则以法律的形式把这些固定了下来,直至今天。其中第五十六、五十七条规定,“……设计文件选用的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应当注明其规格、型号、性能等技术指标,其质量要求必须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建筑设计单位对设计文件选用的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不得指定生产厂、供应商。”《建筑法》规定了业主、勘察、设计、施工、监理等所谓的“五大责任主体”,各负其责。这些加上后来搞的造价咨询及招标代理“行业”,由于责任边界划分不清楚、不合理,建筑生产被各种平行发包、认质认价所肢解,设计咨询全过程服务被碎片化,最终责任追究难以落实,对工程负责的只剩下并无专业能力、望楼兴叹的业主。

20世纪8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和房地产疯狂发展,中国的建筑师教育和建筑师执业制度也逐步恢复或建立。三十年大建设的磨练,建筑师等各专业设计工程师的执业能力仅限于“设计”。无奈,大部分的房地产公司设立了技术力量雄厚的设计部、造价部,设有“甲方建筑师”,以弥补专业建筑师在统筹、管理、材料设备等方面的不足。就这样,建筑师(设计院)日益沦落为“画图的”,业务模式单一,设计收费愈来愈低,工地话语权越来越弱,原因之一是设计人员不懂材料、工艺和价格,无法帮助业主进行价值分配和价值分析,提供业主需要的“顾问式服务”。

现行市场体系中,业主在施工招标前,要委托造价咨询、招标代理或其他专业顾问公司,对设计文件进行补充定义,设计文件与这些造价文件、招标文件、施工合同、材料约定、验收标准等共同形成施工招标文件。大量实践证明,这种“分体式”项目定义文件存在许多天然的“缺、漏、碰、错”,导致从工程招标到施工管理、竣工结算等项目全过程产生“游戏规则紊乱”式的混乱。使得业主、施工、招标代理、造价咨询、设备厂商等产业链各干系方之间缺乏信任,相互提防,攻守博弈,加大了建筑产业链社会交易成本。在这种游戏规则下,人们把主要精力用在搞关系、钻空子方面,设计质量、或施工质量自然难以提高。记得2010年笔者访问柬埔寨,从法国人六十年前建造的酒店住处,到中国刚刚援建的豪华政府大楼,不管是设计细部还是工程质量,都无法可比,当时感到很窘迫。

如今,站在市场寒风中的设计院长们(其实我更愿意称他们为设计公司老总)都在寻求突破和创新,BIM、协同设计、设计总包、EPC……这些措施或是小改小革、或是时机不到。但在笔者看来,不管是国有大院、还是民营设计公司、事务所,都没有找到设计行业改革的突破口。笔者认为,突破口在于推行建筑师的“全产业链”服务,即建筑设计全过程服务(EPCM),即根据中国实情在设计文件中融入工程造价、主材顾问、建造细则、验收标准等项目定义内容,并据此代理或协助业主开展施工招标及施工监理工作。这种业务模式,相对DB、代建、EPC工程总承包这种“重资产”型经营模式,中国的建筑师(设计院)做起来要相对容易一些,但也是非常大的挑战。据悉,《建筑设计全过程服务(EPCM)合同》(范本)已在试点应用之中,《建筑设计全过程服务(EPCM)操作指南》正在编制之中,我们期待着在建筑行业早日推广应用。

国际建筑师协会职业实践委员会联合主席、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庄惟敏教授指出:“国际上作为‘四大自由职业’的建筑师,为业主提供的是‘置业顾问’服务。如何在中国实现建筑师的‘全产业链’服务,是提升中国建筑师社会责任和地位的关键所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分享: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 推荐视频
版权所有:建筑新网社Copyright@2014,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200433 电话:021-63216799
沪ICP备140232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