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业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
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三天一层楼!“深圳速度”书写“中国奇迹”

“建”证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报道之深圳国贸大厦建设始末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来源:建筑时报         作者:徐敏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为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打开了市场经济的大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是那个年代最为响亮的口号。时至今日,“深圳速度”仍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创造这一速度的实体,正是当时深圳的地标建筑——深圳国贸大厦。

这座当时的全国“第一高楼”共有53层,高160米,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由中南建筑设计院设计、中建三局建造。深圳国贸大厦从1982年10月开始动工,至1985年12月仅历时37个月即宣告竣工,以“三天一层”的速度建成,不仅刷新了工程的全国纪录,也诞生了“深圳速度”这个热词,而且成为“创造奇迹”的代名词。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1982年,深圳市政府开始筹建国贸大厦,最初的目标就是建一座在全国乃至亚洲都数得上的标志性建筑,向全世界展示中国改革的决心。此时,中建三局也正在改变计划经济时代“等米下锅”的体制,大举南下深圳参与特区“拓荒”。

1982年6月,中建三局投标承建港资工程金城大厦,这是当时深圳最大的高层建筑群,眼看就要中标,该公司却突然宣布退出投标。原来,此时,深圳国贸大厦即将公开招标。但当时深圳市基建办表示,如果要参加国贸的投标,就必须放弃金城大厦。另一边,金城大厦的业主也来劝说,如果放弃国贸大厦的投标,施工金城大厦,愿意每平方米增加30港元。金城大厦共6万平方米,一共可增加180万港元。对于中建三局而言,一边是到了嘴的肥肉,一边是飞在空中的天鹅,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怎么办?

“放弃金城,全力投标国贸!”时任中建三局一公司党委书记、经理的张恩沛拍板,放弃在手的“鱼”,去争取可能失去的“熊掌”。原来最初南下时,他们曾立下“军令状”:来深圳要接国内最大、最新、最难的工程,要干别人想干而干不了的活。只要这样的工程一出现,就要全力以赴争取过来。深圳国贸大厦正是期盼已久的“高、大、新、尖”的工程。

时任中建三局一公司党委书记、经理张恩沛

在全力争取“熊掌”的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些戏剧性的事情,如当拿到正式投标文件时,却发现只是地下室部分,主体部分还要分开招标。张恩沛说,地下室就地下室吧,做好地下室也有利于主体工程投标。终于,中标地下室并提前完成该工程后,中建三局的冒险有了结果,成功中标深圳国贸大厦主体工程!

九转功成滑出“三天一层”

在主体工程投标书中,中建三局明确提出,要使用滑膜技术高速度完成此项工程,这在所有参与投标的7家公司中是最有技术特点的方案,因而受到建设方的青睐得以中标。深圳国贸大厦每层面积达到1530平方米,在如此巨大的单层面积上使用滑膜技术,当时在国内还尚无先例。但如果用传统的翻模工艺,每一层主体结构施工最少需要15天,显然这样的工期不符合深圳特区建设的要求。为此,中建三局提出了在施工中采用“内、外筒一次同步滑膜”的先进工艺,即用钢板组合成一个整层的固定模型,下配576个千斤顶,混凝土浇完一层,千斤顶就把整个模型结构向上“自动滑升”一层。如此连续循环作业,直到达到设计高度,完成施工。形象地说,传统翻模工艺像是手工订制,而滑模工艺则像是批量生产,因而施工速度更快。

建设中的深圳国贸大厦

1983年8月19日,深圳国贸大厦从第五层标准层开始试验滑模工艺,但三次试滑都失败了——混凝土墙面总是被模具拉裂,或者墙体局部塌落。俗话说,事不过三,如果再失败一次,滑模施工便可能从此夭折。但是,除了再试一次,中建三局别无选择。项目工程师俞飞熊甚至说:“我是技术负责人,如果再失败,我愿去坐牢!”最后,当时主管基建的深圳市副市长罗昌仁说:“国内首次将滑模技术用于高层建筑施工,失败在所难免。如果要退回到过去的老路上,我们永远也不会有进步。如果换一支队伍继续滑,等于前面的学费白交了,因此我建议再给中建三局一次机会,让滑模在他们手上成功吧!”

面对失败,项目部不断研究分析症结,终于找出了十九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高温季节,水泥和石子经过烈日的暴晒把热量带进了混凝土并产生了大量的水化热,延长了混凝土的凝结时间,混凝土经不住钢模的拉扯而被拉裂。

解决方法:石子进搅拌站时先用冷水冲洗,带走热气;同时加入冷却剂,使混凝土的强度恰到好处,既不嫩又不老。

第二个原因是钢模模板上粘附着一块块的混凝土残渣,这些残渣又硬又粗糙,向上滑升时必然像锉刀似的把尚未完全凝固的混凝土拉裂。

解决方法:组织一批工人清理模板,务必把它清得干干净净,又平又滑;同时在模板上涂上一层润滑剂。

……

措施在一项一项地落实,隐患在一个一个地消除。

1983年9月18日,在第四次试滑中,终于成功地滑出了第七层标准层。此后,用滑模工艺施工连连告捷:每层楼的施工速度从7天到6天、5天、4天,到了19层之后,达到3天一层,最快时甚至达到从未对外宣布过的2天半一层,而且质量完全合格。但为了消除人们对混凝土强度的担心,也为了给以后的投标留有余地,从31层开始,就把速度控制在3天一层。

国贸大厦封顶

1984年3月15日,新华社向全世界发布一条消息:正在建设中的中国第一高楼——深圳国际贸易大厦主体工程建设速度创造了“三天一层楼”的新纪录,这是中国高层建筑历史上的奇迹,标志着中国建筑行业的实力步入了国际先进行列。

“三天一层楼”就此成为“深圳速度”的标志享誉至今。

特区特批装备“更新换代”

“三天一层楼”的成功也离不开先进的设备作基础。来到特区后,利用特区这个对外开放“窗口”的有利条件,中建三局引进了一批先进设备。

1530平方米一层的平台,需要2400多立方米的混凝土从多个方位同时浇灌。因为设备不足,施工现场混凝土供给量跟不上。这就要求必须引进先进的设备,可是根据当时的规定,购置5万元以上的设备必须打报告给上级批准。工期紧迫等不到“公文旅行”的时间,中建三局不得不向银行贷款300万港币,一次性购进两架爬塔、三台混凝土输送泵和一台混凝土搅拌站。当年的施工人员回忆说,如果像过去用斗车往上推,每班8小时至多送上二三十方,后来项目部从德国引进了2台输送泵,一按开关,每台每小时便将25方混凝土从地面直接吸到200米的高空中去浇注;每班共可送混凝土400方,仅此就提高工效十多倍!

然而,作为项目负责人的张恩沛也为此承担了极大的政治与经济风险。据了解,后来,由国家12个部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明确此举违犯了财经纪律。在调查中,深圳市领导、建设方都帮他说好话,说质量好、速度快,特别是创造了“深圳速度”,立下了大功,为深圳做了大贡献等等,调查组这才给他下了“功大于过,下不为例”的八字评语。

打破“大锅饭”奖金不封顶

深圳国贸大厦的建设进度之所以如此快,采用先进工艺和先进设备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但是,先进的工艺和设备是靠人掌握的。没有责任制,要取得那么快的建设速度也是不可能的。

在承建国贸大厦3层地下室的合同中规定工期90天,提前一天完工,奖5万元,延迟一天,罚5万元。结果,中建三局87天完成,得了15万元奖金,外加5万元质量奖。如此一来,企业和员工都有了干劲。

滑膜施工表彰大会

过去,承建工程无须承担什么经济责任。耽误工期,算不了什么。而在这项工程中,中建三局彻底打破了“大锅饭”制度,向建设单位包干,工人以班组为单位,向公司承包。对所有施工人员,分楼层,按工种,定岗定位,签订经济合同,包干到班组。每个班组,每个工种,每个人,都在固定的岗位上,干固定的活。并且每种活在进度、质量、安全、文明施工等方面都有具体标准。在符合标准的前提下,完成一层楼,奖金多少,都有明确规定,多干者多拿,奖金不封顶。这样一来,就把每一个岗位干得好坏、快慢,直接与每个人的经济收入挂钩。那时流行一句话:“奖金不封顶,大楼快封顶;奖金一封顶,大楼封不了顶。”建设者们的积极性被极大地调动起来,特别是随着工程建设的提速,他们拿到的工资也越来越高,最高每月可赚600多元,而当时其他地方的工人一个月只能拿十几元。

彰显“敢闯敢试”特区精神

1992年1月20日,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登上深圳国贸大厦,发表了有关进一步改革、开放的精辟论述,充分肯定了“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闯”。深圳国贸大厦也因此成为了一座见证改革开放伟大实践和深圳经济特区快速崛起的建筑,它不仅创造了改革开放的“神话”和“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更彰显了深圳“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的特区精神。

中建三局一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吴红涛感慨,正是这种“敢为天下先”精神的传承和浸润,汇成了中建三局“拔高”中国城市天际线的雄浑交响曲,奏响不断挑战建筑新速度、高度、跨度、难度的华章。1991年,他们建成415.2米天津广播电视塔,问鼎亚洲第一高塔;2008年,建成492米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拔得世界最高楼头筹;其承建的央视新址大楼,两座塔楼双向倾斜6度,在163米高空连为一体,被誉为建筑界的“哥德巴赫猜想”,美国《时代周刊》称之为“世界新十大建筑奇迹”。

时代不断前进,争先永续传承。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中建三局又荣誉承建“雄安第一标”雄安市民服务中心,大量运用装配式、机电智能化等新技术,深度践行绿色生态理念,仅用112天就高质量完成了工程建设,树立了高质量发展时代的建筑标杆。



分享: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 推荐视频
版权所有:建筑新网社Copyright@2014,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200433 电话:021-63216799
沪ICP备140232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