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业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
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从此家乡是故乡

时间:2018年07月24日        来源:综合         作者:红孩

    自幼出生在北京,上学工作一直在北京,或者说,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的朝阳区。我对家乡和故乡这两个词近乎是同一的认识。而对于身在异乡的人来说,家乡故乡是有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距离的。所谓家乡,前提必须是有家,有亲人在;而故乡,更多的是没有了家,甚至没有了家人的存在。所以,有人把故乡称作埋葬自己父母先人的地方。

    近日,看诗人刘向东写他父亲刘章的一篇文章。刘章先生是老一代乡土诗人,原籍河北省承德市兴隆县,他出生成长的村子叫上庄,后因村里出了刘章、刘向东和刘福君一家三个诗人而改名诗上庄。据刘向东说,他们父子两代诗人共写出八千多首诗,其中有一半以上写的是家乡。1979年,省里调刘章从上庄来到石家庄,虽然两地都带有一个“庄”字,但人生际遇却由此转折。就是说,刘章一家人从此就要从农民变成大城市的城里人,这对于一个世代农民的家庭来说,不啻是换了人间。然而,在搬家途中,刘章感慨之余,突然停了下来,写了一首《乔迁过罗文峪口口占》:“喜庆乔迁又自伤,辞亲路似九回肠。罗文峪口停车望,从此家乡是故乡。”看到此,联想到自己的当下心情,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现在居住的地方位于北京西坝河,三环路边上,距我父母居住的东郊双桥农场有二十公里,如果开车,也就三四十分钟。就是这不长的距离,在乡邻看来,我俨然成了城里人。屈指算来,我从1992年离开农场到城里工作已经26年,父母在的时候,只要不出差,我几乎每星期都要回家看看。赶上放假,我还要住上两三天。每次离开家,母亲总会说,下次早点回来啊。特别是春节,母亲一般都会提前打电话,催我尽早回来,说该到亲戚朋友家走动走动了。母亲说的所谓走动走动,就是买些年货礼品到亲戚朋友家串门。这样的习俗在北京由来已久,印象中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还很少,自改革开放日子富裕以后,人们突然之间注重起亲情友情来。我父亲曾经对我说,过去生活条件不好时,穷的都不敢走亲戚。记得七十年代有一年他到十几里远的胡家垡村去赶庙会,在人群中冷不丁看到他的小姨,那老人家小脚,已经六十多岁,在儿女的搀扶下出来看热闹。当父亲的目光与小姨相触的那一瞬间,父亲红着脸怯怯地叫了一声小姨,然后挤进了人群。这时,表弟追上他,非要叫他去家里吃饭。父亲想尽托辞也要走。父亲说,他当时兜里只有几毛钱,想来已经十几年没有到过小姨家,作为晚辈就这么空手到小姨家吃饭,实在难为情。

    那事情过去两年后,又逢春节,在农场组织部门工作的表哥一天到家里约我父亲次日到他家吃饭。这也是传统,在村里,和父亲年龄相仿的一些在村里和在外面当个一官半职的人每年春节都要相聚,大家见面彼此叙说一下这一年来的各自感受。父亲是村支书,辈分又高,自然更受尊重。这次春节聚会,表哥把单位一个新同事也叫了过来,这个同事是部队转业干部。席间,父亲和这个转业干部闲聊,当问他是哪里人时,转业干部说他是通县胡家垡村人。父亲听后一惊,说你认识康某某吗?转业干部说,那是我大哥。转业干部的话让父亲惊呆了,他一下拉住那人的手,不由得叫了一声:兄弟,我是你表哥啊!转业干部更是一惊,他颤抖地说“您是……”父亲双手紧紧地拉住转业干部的手说,你是老三,小时候你和你妈到我家来过,二十多年了,再也没见过面。表叔说,是的,我十六岁就出去当兵了,一晃二十年了,真是少小离家老大回啊!

    父亲和表叔相认后,不仅我们两家开始频繁走动,后来父亲年节也常到胡家垡去看他的小姨和表兄弟们。我知道,在通州的胡家垡村住着父亲的小姨,我的姨奶奶。另外,与胡家垡村相邻的口子村,不仅是我妈的娘家,也是我奶奶的娘家。就是说,我的姥姥和我父亲的姥姥娘家都是口子村的。从那以后,我才知道我父母的婚姻是由他们双方老人撮合成的。我们所在的农场,在1958年前曾经归通县管辖,我们这里有一条萧太后河,流经口子、胡家垡村,最后在张家湾汇入大运河。因此,我说我是大运河的子孙,是不为过的。

    2017年10月,应朝阳区文联邀请,为配合北京市和朝阳区政府对萧太后河的治理改造,我为其创作了话剧剧本《白鹭归来》。在准备阶段,我翻阅了大量有关萧太后河的资料,也亲自到萧太后河生态公园实地采访了几次,跟很多乡亲们进行了座谈。特别是与我父亲同期的许多干部以及和我相熟的过去同事进行交流后,使我对家乡油然地亲切起来,仿佛有很多的题材要写。多年的创作经验告诉我,这是生活的热流在开始涌动。

    2017年12月,当我把剧本杀青的时候,我在电脑前还是忍不住哭了。因为,在9年前的12月14日,我父亲离开了我们。而在2017年的4月1日,母亲也离开了我们。要知道,我的这个剧本是献给家乡的父老乡亲的,这其中也自然包含着我的父母和亲人。本来,在2018年春节这台话剧就要公演,因为各种原因,要推迟到春节后彩排。但作为一个写作者,我百感交集,我多想能让父母与我一起分享剧中人物的悲欢离合啊!

    父母在的时候,我们家正赶上拆迁,看着父母省吃俭用为我们建造起的四合院被推土机推倒,我知道作为曾经的乡土的家再也没有了。搬到楼房后,父母虽然居住了几年先后离去,产权证上署着我的名字,可对我来说这家永远都是我父母的家!如今,即使母亲也不在了,偶尔回家办事,我也喜欢跟同事朋友说,明天我要回我妈家。

    写到此,眼泪打湿了我的眼睛。我真正懂得了刘章诗中所写的“从此家乡是故乡”了。

    2018年的春节,注定是我人生的苦痛日子。亲爱的人啊,父母在,请一定要珍惜!



分享: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 推荐视频
版权所有:建筑新网社Copyright@2014,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200433 电话:021-63216799
沪ICP备14023239号